首页 三年级作文 正文

小蜜蜂·名师一点通·小学生作文起步(六年级上册三新一点通)

扫码手机浏览

陈国和老师是娄底五小的一位语文老师,她喜欢孩子,喜欢文字,喜欢打造自己的“草根课堂”。她享受和孩子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。她曾经带领全班的同学参加《小学生导刊》的发现教室“嘿,你可以认识路边的它”主题创意活动,一年级的同学在活动中成为小行动者、小探索者,写出了许多有观察、有体验、有行动、有发现的优秀作文。 展开全文陈...

陈国和老师是娄底五小的一位语文老师,她喜欢孩子,喜欢文字,喜欢打造自己的“草根课堂”。她享受和孩子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。

她曾经带领全班的同学参加《小学生导刊》的发现教室“嘿,你可以认识路边的它”主题创意活动,一年级的同学在活动中成为小行动者、小探索者,写出了许多有观察、有体验、有行动、有发现的优秀作文。

展开全文

陈老师用自己的微信工作号记录了教学生活中的有趣故事,节选几篇与大家分享。

特别的慰问信陈国和

优秀教师表彰会上,熊校长问我们:作为一个教师,你们有幸福感吗?

虽然教师工作的有时很苦很累,但是我真的很爱自己的事业,觉得自己除了教书什么都不会,什么都干不了。

又临教师节,收到一封特别的慰问信,是一位家长朋友一一兰心慧质的路佳妈妈写的。看完感动泪流。原文照抄如下:

陈老师: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感谢您的辛勤付出,让这帮孩子进入了小学生状态,王璐佳的进步,我们家长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,小家伙越来越开朗、懂事,学习追求上进,热爱阅读,热爱集体,尊师爱友,这正是我们家长的期望。但是,还是有一些毛病需要改正,比如写字姿势不正确,字迹潦草,上课开点小差,有点偏科,性格不够大方,做事缺乏耐心。

作为家长,我们相信老师,也希望老师放开手脚管理这帮熊孩子。成才先成人,我希望佳佳能做一个阳光女孩,自带发光体,哈哈,心有点大哦!

我深信播下一颗种子,会收获一片森林;撒下一滴汗水,会收获一片果园。陈老师在孩子们心中播下了希望的种子、爱的种子,孩子们会用他们的笑脸,他们灿烂的明天作为回报!千言万语化作一句:“感谢!陈妈妈!”

祝陈老师节日快乐!

王璐佳妈妈

有这样的家长朋友,夫复何求?

理解——最好的礼物

昨天发生的事儿太多了,一大早收到好几个孩子的鲜花。我重复着这样一句话:“谢谢宝贝,以后别浪费钱,陈老师不喜欢这样的礼物,我最喜欢的礼物是你们努力读书。"

嘴里这样说,心里却幸福满满。在记忆中除了学生给我送过花,就没有其他人给我送过花。唉!长着一张让我家男人特别放心的脸是原罪。

早读课铃声响了,是数学老师的早自习,我正欲离开教室,一位孩子的奶奶打电话给我,说她有事找我。这是一个曾经和我水火不容的家长,曾经在校长面前添油加醋说了我许多坏话,但经过沟通,貌似冰释前嫌。

老人一见面就要塞给我一个红色的盒子,我按住她的手说:“您理解我就是最好的礼物,谢谢您!”见我执意不收,老人只好尴尬地把盒子放回包里。

我虽然天生愚钝,但是我明白:不能让有些“爱”成为自己沉重的负担。走进儿童世界,领略别样风光

陈国和

今天教语文园地一,在学习字词句运用时,有这样一道题:

读一读,用加点的词语说说你的日常生活。

“平常我在池子里睡觉,在小溪里散步,在江河里奔跑,在海洋里跳舞、唱歌、开大会。”

加点的是四个“在”字,也许是因为一部分孩子的课前准备没做好被我狠狠地批了一顿,总之,开始孩子们情绪不高,发言不踊跃,甚至可以说是万马齐喑,我便举了个例子:“平常我在书房里看书,在花园里种花,在树下抓蚂蚁,在院子里骑自行车。”

示范的作用还真不小,我话音刚落,“口语交际大王"吴佳诺马上说了一个句子:“平常我在客厅里看电视,在书房里写作业,在阳台上数星星,在卧室里陪弟弟玩。”吴佳诺一说完教室里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。

他们大叫着:“吴佳诺说的句子比陈老师的好!"

是啊,“在阳台上数星星"多美的意境啊!这是我们多少成人难以企及的意境啊!

突然想起教一年级时学了几十个字后,我班的孩子就开始写拼音夹汉字的日记了。一天,一孩子得意地让我批改他的日记:“大人人人大,小人人人小。”我看完之后,目瞪口呆。奇才啊!回文日记,你们见过吗?

还有一次,也是教语文园地,我对孩子们说:“小朋友们,你们能用‘一会儿……一会儿’说一句话吗?”

黄俞然立马举手:“我爸爸说等一会儿带我去公园玩。”

我忍住笑启发:“句子中要有两个‘一会儿’哟!”

黄俞然又补充:“我爸爸说等一会儿,再等一会儿带我去公园玩。”

听到这样可爱的的童言童语,感受到他们的内心是那么简单与纯洁,你会从心底升腾起一种对他们无限的爱。

走进儿童的世界,你的心灵会得到净化,你会领略到在成人世界中无法寻觅到的风光。

走进儿童的世界,你会发现离你远去的童年就在你身边,于是,你会以一种欣赏的态度去对待孩子的所有语言和行为,从他们自在的生活中去发现生活丰富的乐趣。

走进儿童的世界,你一定会欣赏到别样的风景,那童真、童趣会涤荡我们世俗的灵魂。

变一变

陈国和

教学第二课《我是什么》我抓住一个“变”字和孩子们一起探讨问题。用得最多的方法还是读一读,演一演,比一比。

与办公室的同事分享课堂火花时,谦虚的秀丽老师纳闷地说:“陈老师,《我是什么》主要是介绍水的有关科学知识,也能用演一演的方法来教吗?"

我说:能啊,你看第二段“小水滴聚在一起落下来,人们叫我‘雨’。有时候我变成了小硬球打下来,人们就叫我‘冰雹'。到了冬天我变成小花朵飘下来,人们又叫我‘雪’。”我们就可以请三个孩子表演“落下来”,“打下来",“飘下来",二年级的孩子是天生的表演家。不需过多的讲解,他们会在表演中理解词语。

在这里我要说我的“比一比",并不是指同学之间互相比赛,而是指比较阅读,有词语的比较也有句子的比较。比如教《我是什么》第三段:平常我在池子里睡觉,在小溪里散步,在江河里奔跑,在海洋里跳舞、唱歌、开大会。我先让孩子们比较池塘、小溪、江河、海洋水面的状况,然后问他们,“睡觉"、“散步"、“奔跑"、“跳舞"这四个词语,能互换位置吗?

廖茂江立刻说不能互换位置,他一边表演动作,一边陈述理由:池塘里水面很平静,适合“睡觉’;小溪的水不急,所以用“散步";江河里的水流很急,所以用“奔跑”;海洋里有浪花在翻跟头,所以得用“跳舞"。

冰雪聪明的孩子,让我瞠目结舌。

课文学完了,我微笑着问孩子们:“我是什么?”

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水”

“课文写了水的几次变化?"

“五次。"

“那我们根据这五次变化来编一首儿歌好不好?陈老师,为你们开个头,你们接着往下编。”

“我是什么?我是水,我会变,变变变,变成汽,升上天。"

孩子们天生模仿能力强,一会儿就把儿歌全部编出来了。

我是什么?我是水,我会变,变变变,变成雨,落下来。

我是什么,我是水,我会变,变变变,变冰雹,打下来,

我是什么,我是水,我会变,变变变,变成雪,飘下来。

我们拍着手扭着腰,念着自创的儿歌律动着,教室里热闹非凡。

还有两分钟就要下课了,我问孩子们:“你们喜欢这样学语文吗?”一个孩子高叫着:“喜欢!我觉得陈老师像一个舞蹈家!”有点“跑调”,并且极其夸张!但是我没有制止,我哈哈大笑。孩子们立刻像得到鼓励似的,拍起“马屁”来。

“我觉得陈老师是个音乐家!”

“我觉得陈老师是个儿歌家!”

“我觉得陈老师是个朗诵家!l”

我很想查一查,有没有“儿歌家”这一说法,但我没有动,我也明知自己当不了这么多的家,但我还是享受着……

“小蜜蜂”进课堂啦

陈国和

近几年,”小蜜蜂"(一种便携式的小型扩音器)受到了很多教师的青睐,悄然走进了课堂,有一种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感觉。据我了解,城区各中小学校都不同程度在使用扩音器教学。

去年期末教育局在我校进行常规教学检查时对“小蜜蜂”进教室提出了意见。以前是大班额,让“小蜜蜂”进教室情有可原,但是现在已经化解了“大班额”,“小蜜蜂"就应该请出教室了。

当校长传达这个指导意见时,有老师小声嘀咕。

无意中又看了中国教育报课程周刊发表的文章《莫让扩音器充斥课堂》。文章认为,在大型规模的公开课上使用的扩音器,不宜作为常规课堂上必备的教具辅助物品。

扩音器在扩大教师声音分贝的同时,不能传达来自教师的温柔善意和对学生朴实无华的爱。

该文作者没有具体说明其学校班级规模大小,也不知道其所说的老师上课为何使用扩音器。

我想说这位作者认为“扩音器不能传达善意与爱"属无稽之谈,下面我结合自己所在学校的教师使用扩音器的情况,谈谈看法。

近几年,随着城区建设的快速发展,大量学生涌入城区,导致城区学校学生人数骤然上升。而学校的硬件设施、教师的数量等方面一时又跟不上,许多班级都增加到七十人以上。近五年化解了“大班额”,实际上是化解了“超大班额”。

因为大家都知道,小学的标准班额是应该控制在45人以内。现在班额控制在六十人以内,但教师上课不得不“涛声依旧”,因为只有提高音量,后面的学生才能听得清楚。时间一长,不少教师都觉得嗓子吃不消,要知道,教师通常用嗓超负荷,是慢性喉炎、声带息肉、声带小结等疾病的高发人群,而且像慢性喉炎很难治愈,使用扩音器可以缓解这些疾病的症状。

特别是一年级的孩子刚从幼儿园毕业,还不能完全适应小学生活,上课注意力不容易集中,老师免不了强调课堂纪律,一堂课下来嗓子都会喊“起烟”。不用小蜜蜂怎么行得通呢?

其实,正确使用它还是对学生和教师双方互利的好事。我在教一年级时,不但自己亲近“小蜜蜂”,而且还创造学生运用的机会。孩子们喜欢模仿,对教师的言行更是如此。去年,当我在课堂教学中使用扩音器时,很多孩子感到很新鲜,就有想对着扩音器讲话的欲望。所以我在讲课过程中,讲到关键之处,如学生朗读课文,或可能出现精彩的回答的时候,就将扩音器音量调至适宜大小,再将小话筒放在学生嘴边,让学生有使用扩音器表达的机会。

一些孩子经常回家报喜:“今天老师让我用了小蜜蜂!”,可见,正确使用“小蜜蜂"不但有利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,而且可以营造轻松、愉快的课堂氛围。

我们学校的教师使用了扩音器后,并没有因此就少了温柔和善意,也并没有因此少了对学生朴实无华的爱。不少后排的学生说,老师用了扩音器,他们听得更加清楚了。

让学生听得更清楚,不就是教师使用扩音器的目的吗?既然能有效实现这样的目的,学生乐意接受,为何就不能用?扩音器是一种放大教师授课声音的辅助教具,教师使用它的直接目的是确保每个学生都听得清。根据这一目的,基层教师上课用不用扩音器,要看班级学生人数、老师的身体状况等具体情况,需要则用,不需要则不用,而不能拿大型公开课和常规课作为用与不用的判断标准。

扩音器并非用得越多越好。我们应根据课型不同,有选择地运用。毕竟,扩音器不是解决一切教学教学问题的“尚方宝剑”。

在日常教学生活中,为了不产生“小蜜蜂”依赖症,能不用应尽量不用,我们应以最佳效果为原则,选择最恰当的时机使用,唯有根据教学内容需要方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教学效果。

(责任编辑 : 一帆)

相关推荐